另一个阿浓

随便说点什么的号😂😂😂

【凶宅笔记】【秦江】但是他死缠烂打(一发完

江烁又在公交车站见到了那个男人。

 

他还和以前一样,头发有点长,梳了个小辫子,眉眼冷峻,板着脸不笑也不说话。那人身边拖着一个小拖车,在卖报纸。车站这里本来是有固定的报纸摊位,这人大概怕被赶走,于是就趁摊主还没来,很早便在寒风里抖着,等江烁买一份。

 

江烁刚跟白开喝完酒,脚步还有点虚,不过脑子倒是挺清醒。他跟白开喝了一晚上,还在那人家睡了两个小时,结果睡一会也不知道怎么就醒了,再也睡不着,于是把那人推醒,说一声我走了啊?白开叽叽歪歪骂了好几句脏话,最后说快滚快滚,就翻个身继续睡了。江烁捅了他腰一下,趁他睡得迷迷糊糊没法还手,就裹着大衣出来了。

 

出来了之后去哪呢,江烁也犹豫了一会,最后还是决定回家。现在天还没亮,只不过四五点,街上还没有什么人。这要是放在以前,江烁就害怕了,尽管街边的路灯还亮着,但是这脑袋一旦乱想,看着昏黄的光线也觉得可怕,就跟盯着两排长明灯似的。

 

不过现在江烁的胆子早就比以前大多了。管它长明灯还是玲珑眼,要杀要剐随便吧,他现在就是这么蛋腚。江烁路过那个男人的时候,轻哼了一声,就装作没有看到他,目不斜视地往前走。那人看了一眼江烁,犹豫了一下,轻轻说:“你果然看不见我啊……”

 

江烁一下子停下脚步,猛地回头看秦一恒。

 

秦一恒的鼻尖冻得通红的。他见江烁转过脸来,又移开目光,对着冷冽的空气轻轻喊:“报纸,要买么?”

 

江烁真就不乐意了。他有点恼火地转了回去,站在秦一恒面前,骂骂咧咧地说:“操嘞,你什么意思啊?”

 

秦一恒还是那副不疾不徐的表情。“你不是看不见我吗?”

 

江烁真想踢死他,在原地憋了半天,最后什么话都没憋出来,于是转身就走。但是秦一恒突然伸手拉住了他,小声说:“等等。”

 

这么多年,江烁几乎是本能地会听这人的话。他说等等,江烁就马上站住了脚,连动都不敢动。

 

秦一恒的声音还是轻轻的,一边拉着江烁的手,一边说:“不要回头,不要呼吸,慢慢退到我身边来,动作轻一点。”

 

江烁摸着他的手,特别凉,也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,都冻成这样了。他憋着气退了两步,秦一恒就把他顺势带了过来,胳膊还环着江烁的腰。

 

俩人就这么傻站了十几秒,江烁这气就要憋不住了。他呜呜叫了几声,秦一恒说:“喘气吧。”江烁如得大赦,马上就跟得了哮喘似地喘个不停。

 

“憋死我了……”他拍着胸口说。

 

秦一恒低头看了看他,松开了胳膊。“没事了,回家吧。”

 

江烁一愣,见他把报纸摊子收了,那架势是要跟自己一起走。他往后退了一步,说:“哎,哎哎哎,你家不在这个方向。”

 

秦一恒点点头:“我知道,我去你家。”

 

江烁立马火大地给了他一巴掌:“滚蛋,你不是能跑吗?跑了你就别回来,我也不跟你天南海北去找什么破宅子了,上次我跟你说清楚没?”

 

秦一恒迟疑了一下,点点头。“……说清楚了。”

 

“说清楚了这事就算完,以后你别想来我家住了。”江烁不解恨似地踢了那个小拖车一脚,然后转身就跑了。

 

 

 

江烁跟秦一恒认识这么多年,从来没觉得他是个执着的人。那人应该是回来了,因为每次江烁晚归,秦一恒都会在他回家的必经之路上卖报纸,一大小伙子站在路边卖报纸,还风雨无阻,这可真是日了狗了。江烁前两次还装作看不见那人,后来觉得有点奇怪,就试着换了几次时间,发现秦一恒卖报纸的地方并不固定,但是只要自己出门,他就肯定会在回去的路上等着。江烁挺恼火的,这不是明摆着在玩苦肉计吗?

 

他也很犟,就这么一直无视着,每次昂首挺胸就走过去了,权当秦一恒不存在。虽然这样有点心里不好受,但是他宁可跟秦一恒就这么老死不相往来,也不想再为了他担惊受怕了。他已经下定决心了。

 

不过一直这样也不是个事,江烁试着问了几次白开最近有没有和秦一恒联系,那人都说没有。说实话这个江烁是不信的,但是如果白开不想承认,那他也没办法,总不能真去把人家嘴撬开。

 

 

 

星期三下了大雪,江烁原本不想出门,但是家里没吃的了,叫外卖大雪人家不给送,他只好出门去买。他起床的时候都已经下午一点了,等收拾一下出门刚过两点,江烁觉得自己都好久没在白天出去了。

 

他去了附近的超市,一脚深一脚浅地踩到超市门口,已经冻得够呛。在超市里,江烁一边想着秦一恒最近到底抽什么风,一边随便买了一些方便速冻饺子什么的。他本来还想去挑挑菜和肉想回家做,但是一想起秦一恒可能在这个大雪天里卖报纸,心里有点难受,就赶紧去把这些东西结了。

 

出了超市,江烁就着急往家里走,结果走得太急,还摔了,方便面滚了一地。旁边一个路人帮他捡了起来,江烁连忙说谢谢谢谢,等那人走了,他拍拍摔疼的膝盖,突然觉得更难受了。

 

这次他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看见了秦一恒,还是那个小拖车,上面有报纸,但是已经盖了一层雪。那人冻得脸通红,但是扭头看见江烁的时候,眼睛突然就亮了。

 

江烁心里一动,也不表现出来,就直接走过去,还想装看不见。但是等他刚刚走过,突然听见秦一恒很小声地说:“江烁……”

 

他受不了听见秦一恒这么叫自己,妈的,他就是故意的。江烁停了下来,一开始没回头,然后突然转过来,怒气冲冲地走到秦一恒面前,骂骂咧咧地说:“妈的,我他妈是不是欠你的啊,真他妈的倒霉。”

 

他一边骂一边把围巾解下来给秦一恒系上,力气很大,简直是想把那人勒死。秦一恒不动,就让他系,一句话都不说。

 

江烁给秦一恒围好围巾,弯腰拎起方便面就要走。秦一恒却又拉住他,说:“等等。”

 

他牵着江烁的手,拿起一份报纸,抖了抖上面的雪,说:“报纸。”然后往地上一扔,拍起了一堆雪花。江烁猛地扭头瞪他:“你在——”

 

秦一恒捏了捏他的手,示意他不要出声。江烁只好忿忿不平地闭上了嘴巴,默默等了一会。

 

约莫有一分钟的功夫,秦一恒松开了他,走上前去把报纸捡了起来,放到小推车上。江烁见他又是要收摊子的架势,立马警惕地说:“不准来我家,你快回家去。”

 

秦一恒点点头,说好。

 

江烁没想到他答应得这么痛快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秦一恒弯腰收拾报纸的时候,江烁看见那报纸有点奇怪,再定睛一看,突然上面的日期居然写的是大大的1994年7月13日!

 

他倒吸一口冷气,说:“秦二!你这卖的是……”

 

秦一恒马上直起腰,捂住了江烁的嘴。“别读出来。”他贴着江烁的耳朵说,“不要看这报纸上的字,知道吗?”

 

江烁被形势所迫,只好点了点头。他觉得自己要是不表态,秦一恒就要亲上来了。

 

秦一恒见他答应了,就松开了手,把报纸都收好,然后拖着小车就走了。

 

江烁不准他来自己家,但是那人居然真的不来,他还有点生气,更何况那个人还抢走了他的围巾。江烁恼怒地白了秦一恒的背影一眼,扭头就回家去了。

 

 

 

 

白天江烁睡觉的时候,接到了白开的电话。

 

那人在电话里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,有关一些宅子,有关钱,有关秦一恒,有关江烁怎么还不找对象的事。江烁困得迷迷糊糊,根本没往脑子里进,只是一个劲地嗯。

 

掰开最后说:“江烁,手里那几个宅子你卖了吧,攒把钱就赶紧回老家结婚去,你这么缺心眼,没钱还真不好找女朋友。”

 

江烁说:“嗯……”

 

白开知道他没在听,顿了顿又说:“哎,听说你家秦一恒回来了,还在打听那个宅子的消息呢。”

 

江烁打着呼噜说:“好……”

 

白开骂了句什么,最后说:“那我不管你了啊,该嘱咐的我都嘱咐了,你不找女朋友可跟我没关系了。”说完他就挂掉了电话,留下江烁继续睡。

 

其实他潜意识里能听到白开说了什么的。但是太困了,想说的话反而没能说出来。

 

都发生这么多事了,不管是经历还是心情,都不再适合恋爱了啊……

 

他想,自己大概一辈子,也就这样了。

 

 

 

江烁再次见到秦一恒的时候,是他出门去跟人签合同。宅子买进来总是要卖的,不然出生入死那么多次干嘛,又不是没事找抽。那个宅子他卖了个好价钱,回家的时候心情很好,所以见到秦一恒的时候也不觉得烦了。

 

他还围着江烁的围巾,守着那个小推车,手揣在兜里。江烁走过去,什么也不说就去解他的围巾。秦一恒往后退了一下:“你干嘛,我冷。”

 

江烁抬眼看他:“我的围巾,我当然有权拿回来。”

 

秦一恒只好不躲了。江烁解得挺慢,刚弄了一半,秦一恒突然说:“等等。”

 

江烁不耐烦地说:“等什么等啊,我就这么一个围巾,这两天冻死我了都。”

 

秦一恒一把搂住了他,声音突然凌厉了起来:“今天不卖了!”

 

江烁被他吓了一跳,还没反应过来,秦一恒突然自己就把围巾解了下来,然后绕过江烁的脖子,把两个人缠在了一起。江烁突然跟着人靠得这么近,只觉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,而且他的眼睛正对着秦一恒的嘴唇,缠围巾的功夫,都被他亲好几次了。

 

“秦二你到底要干嘛!”

 

秦一恒缠好了,抓着江烁的手,再次说:“今天不卖了,这人是新来的,你走吧。”

 

江烁不敢出声,那些旧报纸估计也不是卖给活人的,现在这是来客人了。他觉得出汗了,也不知道是因为和秦一恒靠得太近,还是因为知道身后有个污秽所以紧张的,总之就是腿软。

 

两个人这么绑了一会,秦一恒一直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了下来。他慢慢把围巾解了下来,低着头不说话。

 

江烁有点尴尬,拿着围巾结结巴巴地说:“秦,秦二,那个,呃……”

 

秦一恒抬手蹭了蹭脸,看着江烁说:“我饿了,想吃饭。”

 

江烁被他看得没办法,只好说:“……那走吧,我们去吃饭。”

 

 

江烁本来想带秦一恒回家吃,但是他就是跟那人倔上了,不想带他回去。所以两个人去了大排档吃了一顿,秦一恒一口气吃了三碗米饭,看样子饿得不轻。

 

江烁不怎么饿,吃了几口就坐在一边看着他吃,见那人狼吞虎咽吃得一点形象都没有了,就又把软炸肉往他面前推推。“你慢点,没人和你抢。”

 

秦一恒嗯了一声,也不搭话,继续吃。江烁有时候真是烦他这种死活不出动静的性格,要是有话还不趁现在说,天天玩那个苦肉计还不就是为了跟自己说句对不起吗?现在机会来了,那人倒又开始闭嘴装深沉,江烁真是一点办法没有。

 

秦一恒快吃完的时候,江烁趁着去卫生间时,偷偷把账结了。结果等他回来时,看见秦一恒又没影了,桌子上留了三百块钱,什么口信都没有。江烁那一刻真想把桌子都掀了,想揪着秦一恒的领子跟他说老子我他妈再也不想和你有什么瓜葛了,想一脚把他踢到桌子下面,再给他一锤子。

 

江烁站在那三百块钱面前,在脑子里把秦一恒挫骨扬灰了,才心满意足地拿起了钱,慢悠悠地走出了饭店。

 

 

 

原本江烁以为,秦一恒那个王八蛋又消失了滚蛋了玩浪迹天涯去了,结果第二天他去了一趟白开家(因为袁阮在,所以他也不好一直呆在那儿),回来的时候看见秦一恒又在他家小区外面卖报纸。

 

江烁远远地就看见他围着自己的围巾站在那儿,一脸淡然超脱的样子,简直气不打一处来。他怒气冲冲地走过去,走完了觉得不解气,于是绕了个大远从小区外面又出去了,然后绕回来,又从秦一恒面前走过去,一副我他妈就是看不见你的样子。他就这样足足绕了四圈,终于有了一丝丝报复后的快感,才转身上楼回家。

 

江烁到家后已经下午三点了。他从屋里窗往外看看,还能看见秦一恒站在那儿。他不知道那人吃饭了没,饿不饿,这么冷的天看样子又要下雪了,他就这么一直站着卖他的旧报纸吗?妈的,这人真是有好日子不过,非得折腾,图什么啊。

 

江烁努力想了几个秦一恒让人生气的地方,最后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,干脆一扭头去玩电脑了,不再去看那个人。他看了个电影,又玩了一个小时游戏,等再抬起头来时,天已经黑了。

 

他觉得肚子有点饿,站起来伸了个懒腰,又往窗外看了看,只见秦一恒还在那儿。江烁嘟囔了一句‘傻蛋’,就拖着鞋往厨房去了。

 

他把昨天的饭热了热,热完了没吃,想了想还是把饭用饭盒装了,然后心情复杂地往楼下走去。妈的,真想饿死那个人,真想饿死那个人。

 

江烁有些紧张,他怕自己忍不住把那些饭菜扣在秦一恒脸上。他板着脸,等快到秦一恒那里时,就捂着盒饭,跟做贼一样慢慢靠近了他。

 

秦一恒等江烁靠近了,才抬眼看他。江烁低着头,把饭盒塞到那人手里。

 

“……一个礼拜之前剩的饭,吃不了了,你吃吧。”

 

秦一恒眨眨眼睛,没接。江烁等了一会觉得没面子,就皱着眉看他:“你吃不吃到底?”

 

秦一恒拿过了饭盒,江烁马上转身就走。结果那人马上走过来,牵住了江烁的手,低声说:“我已经知道了那个宅子的事情,打算明后天就走。”

 

江烁一顿,甩开他的手。“那你就去吧,再见。”

 

秦一恒又去拉他,不松手。江烁被他气乐了,转过身来跟他说:“秦二,所以你回来是为了给那些污秽卖报纸打听消息的是吗?你他妈卖报纸怎么不去远一点的地方卖!你怎么不去你家卖!你怎么——”

 

秦一恒一伸胳膊,把江烁搂了过来。“……因为我想看看你。”

 

江烁的脸埋在秦一恒的肩膀上,无声地叽歪了一下,又赶紧憋了回去。秦一恒顿了顿又说:“对不起。”

 

两个人在寒风中抱了一会,最后江烁轻轻推开秦一恒,努力冷静地说:“明天什么时候出发?”

 

“看你什么时候起床。”秦一恒终于微微笑了起来。

 

江烁打了他一拳,又被那人抱了个满怀。他闷声闷气地说:“你别想我这么容易就原谅你。”

 

“嗯。不原谅。”

 

“…………”

 

 

 

End

 

啊这一对怎么这么好吃啊受不了了受不了了!!没头没尾写的不好看但是手痒实在忍不住嘤嘤嘤

评论(7)

热度(78)